服務熱線: 400-1791-007 要漆就要粼粼漆

公司動態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公司動態

商標大戰:溫州“粼粼漆”贏了美國“007”

發表時間:2012-07-09 作者: 瀏覽量: 次  
分享到:

       當“粼粼漆”遇上“007”,會發生什么呢?答案是一場商標大戰。近日,隨著臺灣地區商標部門宣告美國丹捷克公司的“異議不成立”,歷時十個月的“兩七”之爭,終于落下帷幕。


       粼粼漆商標隸屬于溫州市企業——溫州粼粼漆科技有限公司,這是一家集水性漆研發、制造、銷售為一體的高科技新材料公司。該公司的“掌舵人”劉永清在商標領域擁有超前意識,從2010年開始,相繼在我國的港、澳、臺地區注冊了商標,在臺灣注冊粼粼漆商標時,卻意外收到了來自美國丹捷克股份有限公司的商標異議訴訟。

 

       作為“007”的商標權人,美國丹捷克公司稱,“007”系列電影上映以來,其商標享譽國際,知名度極高,已建立強烈識別性,具有單一來源之特性。對此,粼粼漆回應,粼粼漆商標權人專業從事水性漆的研究、生產及應用推廣,該商標是取“波光粼粼、閃耀動人光芒”之意,而“漆”字屬商品本身說明,二者商標整體外觀、觀念截然不同,不會導致消費者混淆誤認。

 

       打贏官司,讓粼粼漆在國內外聲名大振,而這家研發生產了性能優于西方生產的水性漆的公司,其實早已引起了大家的關注。

 

       劉永清提起他一生中最讓其難忘的一件事:

 

       幾年前,上海舉辦一個漆展,制漆巨頭拜耳公司中國地區總代理在展會上,對中國同行放言,目前國內自產的水性塑料漆是零,水性木器漆只占總份額的2%,但這2%也不成熟。這番話令在場的國內漆業制造商汗顏。而日前,也是這位拜耳中國總代理,在上海舉辦的漆展上,看到粼粼漆公司展出的多款樣品,驚愕萬分。他握著劉永清的手,當眾收回了數年前說的那番話。

 

       西方制漆巨頭將水性漆譽為漆中新貴,應用到豪華電氣產品如豪車和木器上,而我國作為漆的發源地,卻因沒有研發水性漆,導致各種污染,而大遭詬病。溫州民企——溫州粼粼漆科技有限公司在研制生產水性漆方面默默鉆研,經過多年的積累經驗,該公司終于研制出性能優于西方生產同類產品的水性漆,成為中國漆業革命的啟明者。

 

       之所以優于西方生產的水性漆,是因粼粼漆解決了一個世界性難題。水性漆對使用環境的要求極為苛刻,要在恒溫的環境里進行,這對流水線生產的大型企業使用水性漆是個致命的制約,而粼粼漆水性漆可在與油漆同等條件下,全天候使用,這一核心技術目前在國際上獨一無二!

 

       參展世博

 

       據有關部門統計,我國每年因某些油漆所含的苯、甲苯等較高,引起的直接、間接中毒死亡的油漆工等人數達十幾萬,致使十幾萬個家庭不完整。而水性漆低碳、節能(省卻石油制品化工溶劑)、環保和安全,徹底避免了油漆致命的缺點。

 

       在中科院舉辦的一次展覽會上,原中科院院長路甬祥在粼粼漆系列產品前足足停留了十幾分鐘,贊嘆不已。2010年,粼粼漆作為我國高科技節能環保產品,在上海世博會聯合國館展出。

 

       “水性漆就是要做到環保,為了這點目的,我不論今后企業發展得怎樣,都會持之以恒做下去。”劉永清說。

 

       粼粼漆這些年銷售并不理想,只于2011年才開始走俏。但為了這個理想,他已賣掉了全部產業,破釜沉舟,背水一戰,從轉讓商鋪的那刻起,他就將自己與粼粼漆捆綁在了一起。

 

       無毒本色

 

       采訪粼粼漆之前,水性漆這個概念一直困惑著我:漆與水能相融嗎?

 

       該公司董事長劉永清仿佛覷到我的心思,介紹起漆的起源和沿革。劉永清說,中國是最早掌握制漆和應用漆技術的國度,油漆是以香蕉水(主要成分為甲苯)等化工液體為稀釋劑,具有易燃易爆,揮發物有毒,會污染環境等痼疾。而水性漆與油漆的質的區別就是以水做溶劑,還漆本色,是漆的回歸。

 

       記者走進水性漆噴涂間,下意識按住鼻子,但很快又放開手。聞不到刺鼻的香蕉水的氣味,只聞到淡淡的漆原味。

 

       劉永清說。因為水是唯一的溶劑,因此揮發的也就是水蒸氣而已。

 

       樣品展示廳里,塑料漆制品、水性木器漆制品等,一櫥一櫥,色彩斑斕,琳瑯滿目。

 

       由油漆到水性漆,是環保和自然的回歸。西方發達國家早就開始廣泛應用水性漆,然而水性漆對使用環境的要求近乎苛刻,致使推廣受到限制,價格昂貴,在我國罕見蹤影,成為名副其實的“貴族漆”。然而現在,這貴族漆,卻已由這幾位溫商,將其推廣到了全國。

 

       一見鐘情

 

       粼粼漆的誕生有一段鮮為人知的過程。

 

       2002年,劉永清的一位楊姓朋友首次接觸到水性漆。因工作關系,楊先生來到一幢小區檢查有關工作,他進入一家民居,廚房里的一幕令他大吃一驚:只見煤氣灶周邊赫然放置著十幾桶“油漆”,油漆可是易燃易爆物啊。房主人吳先生則笑著解釋,這不是油漆,是水性漆,稀釋溶劑是最普通的水,永遠不會燃燒和爆炸。

 

       吳先生是重慶人,是工程師,他的老師是中科院的一名高級工程師,老師從德國引進水性漆生產技術,吳先生在替他推銷水性漆。

 

       楊先生將這個信息反饋給劉永清,劉永清專門到吳先生處了解水性漆,一看到小作坊的使用模式,便作罷。楊先生便與另一位朋友趙先生商議開發水性漆。

 

       劉永清說,他當時沒有直接加入這個團體,其實是手頭事太多,他在市區鐵道大廈經營批發市場,自己也擁有數個私家商鋪,年收入不錯,但他贊成趙先生他們開發水性漆。

 

       吳先生建議到重慶成立公司,發展業務。2004年秋,楊與趙等人一同赴渝。

 

       然而,當水性漆試噴時,問題暴露了,噴漆的配件表層起皺起塊,全線失敗。吳先生說出水性漆的軟肋:水性漆使用要在恒溫環境里進行。

 

       此后,他們又斥資數百萬元,在無錫辦了一家烤漆廠,經過兩年時間的反復測試,水性漆的性能慢慢成熟,從實驗室走向流水線,此時,他們也將核心技術從吳先生的老師處轉讓過來。

 

       最值得一提的是,他們解決了水性漆只能在恒溫環境里使用的世界難題。

 

       關鍵時刻,股東資金缺乏,新生“嬰兒”面臨斷奶。

 

       傾力出擊

 

       國人有一種非??膳碌乃季S定勢。推廣水性漆竟然有如剪掉滿清的那根可笑的長辮子一樣難。楊先生他們陷入困境的根源就是人們不愿接受水性漆,致使產銷陷入危機。

 

       2009年春,楊先生又找到劉永清。楊先生帶著劉永清到廣東及樂清生產基地,觀摩楊先生公司生產的水性漆的使用情況,大規模的噴漆場面令劉永清震驚:這里居然聞不到令人駭怕的刺鼻有毒氣味,而成品均勻的漆面更是誘人。劉永清深深認識到,這是陽光產業。

 

       考察歸來,劉永清決定投資重組公司。

 

       劉永清取出自己的積蓄,不顧妻子的哭求,轉讓了私家商鋪,折價退出批發市場,總計2000多萬元,悉數投入這個公司,重組后公司取名溫州粼粼漆科技有限公司,劉永清作為最大的股東,擔任董事長,將生產基地搬到甌海瞿溪。

 

       市場超大

 

       發展水性漆的癥結在于營銷。劉永清對全國的油漆市場進行分析,全國溶劑性漆竟有高達1000億元的大市場!水性漆的市場天地可謂遼闊。

 

       劉永清親自帶人跑營銷。推銷水性漆絕對沒有他想像中那般順利。劉永清說,他天南地北地跑,收獲甚微。企業主大多持懷疑態度:你溫州民企可能制造出品質優良的水性漆?不會是騙子吧?

 

       劉永清到綠源電動車公司洽談業務,這是家噴漆大戶。綠源老總問劉永清:你們的水性漆有哪些企業在做?劉永清建議綠源先試試產品,小中大的配件都試噴一下。2009年在綠源搞了整整一年時間,年底簽訂了供貨合同。

 

       歐盟拒絕進口中國油漆器具。中立鎖業因出口油漆鎖具被拒,后在網上尋到粼粼漆,出口問題迎刃而解;平陽一家家具廠,因無水性木器漆(進口木器漆價格昂貴產品無利潤),不接國外訂單,粼粼漆為這家家具廠解了燃眉之急。

 

       溫州本地的星際集團全部采用粼粼水性漆。方太家具的木器漆有意向采用粼粼漆。

 

       粼粼漆的營銷漸入佳境。粼粼漆作為領跑者,逐漸引起業界關注。我國自主研發水性漆還處于起步階段,溫商有幸成為領跑者,是機遇促成,還是富于冒險與開拓的企業家天性使然,結論是不言而喻的。

地址:溫州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濱海園區楊柳路29號
電話:0577-88179007 傳真:0577-88179007
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人才招聘 版權所有 @ 溫州晶粼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5038918號-1 技術支持:捷點科技

浙公網安備 33030302000035號

囯产av无码片毛片一级